夜黑漆漆 有水的村庄
鸟叫不停 浅沙下荸荠
那果实在地下长大象哑子叫门
鱼群悄悄潜行如同在一个做梦少女怀中
那时刻有位母亲昙花一现
鸟叫不定 仿佛村子如一颗小鸟的嘴唇
鸟叫不定而小鸟没有嘴唇
你是夜晚的一部分 谁是黑夜的母亲
那夜晚在门前长大象哑子叫门
鸟叫不定象小鸟奉献给黑夜的嘴唇
在门外黑夜的嘴唇写下了你的姓名
——海子《夜》

评论

© 三足金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