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的儿童绘本作业,画的是我小时候很喜欢的童话《天蓝蜻蜓》,奈何时间仓促没有全部完成。部分图像形象场景参考国内插画家张渔、日本画家东山魁夷作品。

天蓝蜻蜓

作者:廖雪林

(一)

雨滴打在屋顶的瓦上,发出吧嗒、吧嗒清脆的声响,听上去,雨滴好像是挺硬的东西。屋里越来越暗了,阿朗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工作。他将牛角小刀擦干净,然后吹掉罐子上细屑。刚才,他正在对一个罐子的坯体做最后精细的修整,谁知,天色突然暗下来,紧跟着就下了大雨。

雨在原野上斜斜地飘着,泛起一阵阵的水雾。阿朗叹口气向屋外望去,他看见一个穿红衣的孩子在雨中奔跑,一手挎着一个篮子,另一手按着头顶上的一片芋头叶子。我还是给他找把伞吧,阿朗刚找着油纸伞,顶着芋头叶子的孩子已经站在他的门口了。

“你进来吧。”

因为逆着光,阿朗看不太清孩子的样子,他只好对芋头叶子下的那张脸一直友好地笑着。笑容终于起了作用,芋头叶子跨过门槛来。

“我叫香草。”

难怪宁愿站在屋檐下呢,原来是个狼狈的小姑娘!虽然,滴着雨水的头发贴在她的额头上,睫毛和鼻尖上还挂着水珠,但看得出,她很漂亮。

“我叫阿朗。”

小姑娘的眼睛一亮。

“那你是不是有名的七朗?如果是,我们家的碗啊、碟子啊、灯盏啊、枕头啊都是你做的?”

阿朗温柔地笑了笑,算是点头。他放下雨伞,找来一块干净的白布递给香草。

“擦一擦吧,我怕你感冒了……”

香草一边高兴地擦她的脖子,她的脸,一边问阿朗,“你家就你一个人?”

阿朗看了香草一眼,不知为什么,便决定告诉她一些事。

“他们被督陶官请去做客了。因此,我现在正在为皇帝造一个罐子,他要送给他最喜欢的妃子。”

香草用拳头顶住下巴,非常吃惊地瞪着阿朗面前罐子。

“就是这个吗?”

“嗯。不过,做完以后要漂亮得多。我还要在上面画那个妃子,全部用宝石磨成的粉来画。”

“宝石磨成的粉?!那这个罐子一定很珍贵!”

“是啊,否则督陶官就不会请我的爷爷和弟弟去做客了。这个罐子的手工费有二十多两银子哟。爷爷说,如果我每年都能做一个,再过十年,我就有二百两银子了,可以聚一个媳妇了。”

“聚一个媳妇要那么多钱吗?如果是我,只收五十两银子就行了……”

阿朗忍不住笑了起来,其实,刚才他是跟香草开玩笑的。香草的耳朵偷偷地红了,她有点气呼呼地说:“我要走了,雨已经停了……”

好像有朵云的阴影投射在阿朗的心上,他呆呆地盯着篮子里的那片芋头叶子。

“不过,阿朗哥,那个罐子做好以后能给我看看吗?我想,它一定很漂亮,我一辈子也没看见过。”

“好啊!”阿朗高兴极了,连忙答应香草,“再过一个半月,它就可以出窑了。”

“一言为定!”

“一言为定!”

那朵红色的云飘走了,在阿朗的眼中越变越小,最后消失在他的心上。

(二)

时间,就像天上飘着的云,走得慢慢悠悠的。香草不知该干什么好,她觉得干什么都没有意思。香草呆呆地眺望着离家不远处的一片紫杉林,以前,她下了无数次的决心要去那片紫杉林,可是所有的人都警告她----里面住着魔鬼,千万不能进去。里面真的住着魔鬼吗?香草决心要去看看,只有做这件事,才能让她忘记漫长的时间。

第二天,太阳刚出来,香草提着绿纱裙,穿过比脚背还高的草地,走向那片紫杉林。其实,那片紫杉林离家很近,因为没有人敢去,所以显得非常神秘。香草很快就来到了紫杉林的边缘上,她已经闻到紫云状的枝叶散发出的清香。紫杉林静悄悄的,香草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。她鼓起勇气走进了树林中。

林中连一声鸟叫也听不见,寂静中似乎隐藏着无所不在的危机。香草的脚在厚厚的苔藓上滑行,尽量不发出一丁点儿声音。突然,一阵异样的响声在寂静中响起!老天,前面有一只巨大的天蓝色蜻蜓,停在一块翠绿色的小湖泊中央。湖泊只有我们现在足球场那么大。香草吃惊地瞪着蜻蜓那对巨大的水晶一样的眼睛,一动也不敢动。那只大蜻蜓也一动不动了。

它算是在看我吗?香草偷偷地想。她发现,那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眼睛,晶莹透亮。因为占身体的比例太大,那对眼睛透露出的浪漫和纯净,令香草不再害怕,她甚至开始偷偷地观察人家。天蓝蜻蜓的翅膀足足有一米长,就像用薄薄的水晶片雕成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它的身体就像宝石磨成的铠甲,闪耀着雨过晴空的蓝色,漂亮极了。

它就是紫杉林中的魔鬼吗?

“小姑娘,不用怕,我不是魔鬼,我只是一只天蓝蜻蜓,不会伤害你。”

这倒把香草吓了一大跳,她根本没有想到蜻蜓还会讲话呢。

“可是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蜻蜓,还会说话……”

“很早很早以前,什么东西都是很大的。蜻蜓就像我这么大,月亮有半座山那么大呢。我的样子让你害怕吗?”

香草摇摇头,她在想,半座山那么大的月亮该是什么样子呢?

“我脚下这个小水塘它已经存在很久很久了。它存在的期限,就是天蓝蜻蜓的家族存在的期限。现在,它就要干涸了,所以,我们也要灭绝了。”

天蓝蜻蜓晶亮的眸子里好像蒙上了一层雾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掌管这个湖泊的仙子走了,这个湖泊就要干枯了,我们就要不存在了。”

“为什么不把你们的仙子找回来?”

“她到人间去了……”

“啊-----是不是爱上人间的小伙子了?”香草想这是仙女下凡的主要原因。神仙虽然很美好,但一定也很无聊。

天蓝蜻蜓将晶亮的眼睛转了转,叹了一口气说:“可是,她不知道她一走,这个湖泊就会干枯的……”它本来想告诉香草,你长得还真是有点像她呢。

香草突然有点难受。她抬头望着天空,天空中飞舞着无数的天蓝蜻蜓,就像长着翅膀的蓝宝石在空气中浮动。它们都不大,就像我们平常所见的大小。

“你是它们的王吗?”

“嗯。我只不过飞得更高一点。”

天蓝蜻蜓从石头上轻轻跃起,来到香草的面前。

“你愿意到天上去看看吗?香草姑娘。”

“那是我最大的梦想呢!”

香草非常激动,她小心翼翼地爬上天蓝蜻蜓的背,就像一片被风吹起的羽毛,天蓝蜻蜓轻盈地飞上天空。它微微地斜着翅膀,飞舞在紫杉林的上空。天蓝蜻蜓的翅膀布满深色的脉络,透过它的翅膀往下看,大地变成了一幅朦胧的玻璃镶嵌画,漂亮极了。香草感觉自己在最精彩的梦里。

以后的每一天,香草都去紫杉林,和天蓝蜻蜓一起玩。他们在一起很快乐。可是,在悠悠天空中,香草总会想起阿朗和他的罐子,每当这时,香草就会变得沉默,一动也不动,而天蓝蜻蜓总会使劲扇动它的翅膀,因为它觉得背上的小姑娘变重了。

(三)

阿朗端起水杯子,喝了一大口凉水,冰凉的液体在他的身体中慢慢流动。他用手轻轻拍拍胸膛,希望自己的心不要跳得那么快。今天,他终于可以开窑了!

阿朗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地打开窑炉。老天!窑炉中蹲着一个漂亮的罐子,比阿朗相像中还要漂亮一百倍!他小心地将罐子抱出来再将它放在八仙桌上。罐子上的花纹精美极了,妃子穿着漂亮的红裙在梳妆,她的身旁有五彩的花朵,头顶有蓝色的云,附近有顽皮的小孩在踢球。画面上每一笔颜色,都带着宝石本来的光彩,但是又有经过火烧以后的沉着。阿朗用手轻轻地抚摸罐子,就像摸在凝固的丝绸上。毫无疑问,这是一件传世佳作!

香草看着这个罐子惊讶得说不出话来,她的心就像天蓝蜻蜓的翅膀一样轻轻地发抖。

“太漂亮了!阿朗哥,你真了不起!”

“喜欢吗?”

香草拼命点点头。

“我也想有一个。”

阿朗黯然神伤,这么漂亮的罐子,不是一般人能负担的,那些颜色太昂贵了。自己虽然是有名的工匠,也很难为心爱的姑娘造一个这么漂亮的罐子。

阿朗家有很多木架子,架子上放满了各种瓷器,在一大堆的瓷器中,有一个淡绿色的烛台,非常漂亮。

“你想看这个烛台吗?那是我们家的传家宝,我拿给你看。”阿朗想用烛台赎回心中的歉意。

他转身去拿烛台,不知为什么,突然跌了一下,狠狠地撞在桌子上。那个无比珍贵的罐子摇晃了几下,就从桌子上滚了下去,罐子掠过阿朗惊慌失措的双手,摔在地上。一阵清脆的声响落在阿朗的心上,他觉得是自己的心破碎了。罐子摔成了许多碎片,静静地躺在地上,再也无法补救了。灾难降临得太突然了!阿朗看看地上的碎片,又抬头将目光移到屋外的原野上,豆大的泪珠滚滚而落。

“怎么办,我该怎么办?我的爷爷,我的弟弟……”

原来,阿朗的爷爷和弟弟并不是被督陶官请去做客,他们是作为人质被扣押,直到这个罐子完整地交到皇宫,他们才能平安回家。阿朗还告诉香草,他的爸爸也是因为给皇官造瓷器失败被斩杀,这是许多优秀工匠的命运,因为那些宝石的颜料太珍贵了。

“阿朗哥,对不起啊,都怪我。我不来看这个罐子,它就不会裂了……”香草的心中充满了悔恨。

阿朗摇了摇头,眼中充满了绝望,他忧伤地低下头,把那些碎片拾起来放在桌子上。香草难受极了,她体会到阿朗的绝望和忧伤。这时,她希望自己是一个仙女,一挥手就能让罐子恢复原状。不过,在罐子破碎的一瞬间,她好像看见一个影子在晃动,令香草感到有疑惑。

“阿朗哥,你别伤心,我去看看这件事能不能补救?”

香草转身向紫杉林跑去。她很快就来到天蓝蜻蜓的面前。

“天蓝蜻蜓,阿朗的罐子破碎了,你有什么办法让它复原吗?如果不能复原,阿朗和他的爷爷还有弟弟都会没命的……”

天蓝蜻蜓瞪着晶莹的眼睛,想了好一阵子后,慢慢地摇摇头。

“不过,有一个可以。”

“谁?”

“他就是破碎之神,专门掌管物品的破碎。他经常在陶瓷罐子、玉石瓶子等一切能破碎的东西上徘徊。他从每一次破碎之中都可以获取力量。因此,他总希望并制造物体的破碎。”

“啊-----”香草惊呆了,“一个罐子的破碎也有这么多秘密?”

“是啊,无穷的奥秘。”

“罐子破碎的时候,我好像看见有一个影子在晃动……”

“那一定是他了,是他搞的阴谋。他一定看上了那个珍贵的罐子,罐子破碎了,他可以从中获取很大的力量。”

“他这样做不是害了阿朗一家人吗?”

香草的脸上布满了焦急。天蓝蜻蜓洞察一切的晶亮眼睛里饱含着怜爱之情,它决定要帮助这个小姑娘。

“傻丫头,我带你去找他。”

(四)

天蓝蜻蜓背着香草向天边飞去。他们越过了草原,越过了森林,越过了河流,越过了高山,一直飞入浓黑的夜色中。

“咱们要飞很远很高吗?”

“说不定,要看运气了。看咱们什么时候碰见漏斗尖。”

“漏斗尖?!”

“时空的漏斗尖,从那里才能进入破碎之神的宫殿。你不知道,通往很多神仙家的路都是这样的漏斗形的,一头小得看不见,一头却是好大的一个世界。”

“那你知道怎么找漏斗尖吗?”

“不知道,只能靠感觉。这个漏斗尖藏在一根无所不在的光线中。如果这根光线落在我的眼睛上,我一定能感觉到。”天蓝蜻蜓喃喃地说着。这时,它想起它的祖先告诉过它,如果让这样的漏斗尖落在眼睛上,就会比针刺中还要疼一百倍;如果连续两次让这样的漏斗尖落在同一只眼睛上,眼睛就会立刻瞎掉。不知道瞎掉一只眼睛的蜻蜓在空中飞是什么感觉。天蓝蜻蜓默默地想。

“如果破碎之神愿意见我的话,我很快就会看见那个漏斗尖。不过香草,你一定一定要随时抓紧我,无论什么事都不要松……”

突然,一道十字形的亮光在天蓝蜻蜓的左眼上闪烁,天蓝蜻蜓剧烈地颤抖起来,它的腹部和尾巴紧紧地卷起来,然后又猛地弹开。香草吓坏了,她紧紧地搂住天蓝蜻蜓,将脸贴在蓝宝石一样的铠甲上,冰冷的铠甲在不停地颤动,震得香草的脸发麻。

“你怎么了?!你怎么了?!”

一阵剧烈的难以承受的疼痛像水波一样,从天蓝蜻蜓晶亮的眼睛传遍了全身。老天,就像千万根尖利的钢针将它的全身刺透!一瞬间的时间突然变得无比漫长。天蓝蜻蜓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活着。这时,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它和香草吸引过去,将他们吸入一个玻璃森林中。

天蓝蜻蜓从疼痛中苏醒,它觉得自己的背上湿乎乎的,不是香草的眼泪,就是她的鼻涕。

“别哭了,我最怕你哭了……我没事。别让破碎之王见着你的眼泪,咱们要表现得冷峻一点,就像天蓝色一样冷峻。”

香草用袖子擦了擦天蓝蜻蜓的背,响应了有关冷峻的号召。

天蓝蜻蜓在玻璃森林中小心翼翼地飞行,但它还是时不时碰上那些玻璃树枝和叶子。玻璃树枝立刻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,就像风吹风铃一样。森林地面是一种胶冻状的银泥,发散出奇妙的光芒,把整个森林照得晶莹透亮,就像梦中的景象。

前方有一座青铜的宫殿,嵌着铜钉的大门无声地打开了。天蓝蜻蜓轻盈地飞进了青铜宫殿。这是一座寂静的宫殿,只有玻璃破碎与撞击的清脆声响。原来宫中有许多玻璃瀑布在流动,什么颜色都有,非常漂亮。宫中还有许多带拱门的长廊,拱门一个连一个,一直伸向宫殿的中心----破碎之王的住所----三足鼎阁。阁楼没有门,只有一排狭长的窗口,天蓝蜻蜓的翅膀刚好能通过。

“非常欢迎,漂亮的大蜻蜓,漂亮的小姐。”

是破碎之王,坐在一把巨大的青铜椅子上。香草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异的长相,他满身都是裂纹,就像用一万块碎玻璃片粘在一块儿似的。他的头上戴着一顶薄薄的青铜三角帽,手中托着一个水晶球。

“找我有什么事?该不是请我补破碎的罐子吧。我可从来不做这种事。”

不补破碎的罐子?!还没开口就遭到拒绝,香草的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
“他是一个狡猾的家伙。”天蓝蜻蜓小声地对香草说。

“我知道,一般的破罐子你不会补,可是一个传世的罐子值得你修补。”

破碎之王将手中的水晶球向上轻轻一抛,然后向上竖起食指,那个水晶球就在他的食指上方慢慢地,慢慢地裂开,再慢慢地,慢慢地爆炸。碎片在空中渐渐扩散成闪闪烁烁的一团,非常奇妙。紧接着,破碎王又将他的食指收回,再摊开手,那些碎片又慢慢地、慢慢地收拢,最后又还原成完完整整的水晶球落在他的手中。这时,他将目光投向目瞪口呆的天蓝蜻蜓和香草。

“复原那个罐子,要花掉我很大的力量呢。”

“你需要什么?”

“力量。”

“可是我只是一只巨大的天蓝蜻蜓。”

“蜻蜓也有蜻蜓的力量。”破碎之王将他的目光在天蓝蜻蜓的眼睛与翅膀之间滑动,许多复杂的表情在玻璃面孔下交错。

“你的精美就是力量,你的存在就是力量。我特别喜欢美好的事物。你愿意跟我单独谈谈吗?或许我们的谈话会有好的结果。”

天蓝蜻蜓用疼爱的目光看了香草一眼,便跟他飞进了密室。香草非常不安,她为天蓝蜻蜓深深担忧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三足鼎阁中突然闪了一道白光,接着,天蓝蜻蜓从密室中飞了出来。

“咱们快走,那个罐子有救了,等会儿我告诉你用什么方法,其实很简单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泪水从香草的眼中滑落,她非常非常难过。

“我没事,傻丫头。”天蓝蜻蜓用晶亮的目光安慰不知所措的小姑娘,然后飞离了破碎之王的青铜宫殿。

夜幕再次降临了,天蓝蜻蜓回到紫杉林的边缘,放下香草。

“你告诉阿朗,其实很简单,用鸡蛋清就可以把罐子粘好了。”

“鸡蛋清?!我以前试过,可是它不能让破瓷器恢复原状。”

“这次可以。”天蓝蜻蜓微微笑了一下,“再见,香草。你快去找阿朗,他正在伤心呢……”

“好啊,我去告诉他!”香草高兴地离开了天蓝蜻蜓。可是她没看见,天蓝蜻蜓的眼睛上蒙了一层雾。

才过了两天时间,阿朗已经瘦了很多。桌子上燃着一盏油灯,幽幽地发着光。阿朗将两手放在桌子的一角上,十指交叉握成拳头,呆呆地盯着一堆碎片,非常无助。

“阿朗哥,有办法了!”

香草欢快地跑进阿朗的小屋。

“你有鸡蛋吗?用鸡蛋清就可以了!”

鸡蛋?!阿朗非常迷惑,鸡蛋能解决那么大的难题吗?但他的心中还是燃起了一点希望。阿朗找来一个鸡蛋,取出鸡蛋清涂在碎瓷器片的裂口上,一块块按原样子仔细地拼起来。当他拼完最后一块时,罐子突然发了一下光,随后,它就恢复了以往的完美,一点裂缝的痕迹也看不见了。

“真是太神奇了!”阿朗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,“香草,你一定是一个仙女!”

“不是,有一个好朋友帮助我。”

“那我要好好谢谢他,他救了我们一家!”

“好啊,明天吧。我要回家了……”

“香草,你等等……”阿朗注视着香草,“明天我就有五十两银子了……”

“五十两银子?!”

“你愿意吗……”

香草低下头,用手背轻碰了一下脸颊,脸烫得很厉害呢。她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说:“可是,我还小。”

“没关系,我等你多久都可以。”

香草不说话,转身像风一样离开了阿朗的家。

(五)

“等会儿你看见它时,千万不要惊讶。”香草拉着阿朗的手走进了紫杉林。“它只不过大一点。到了,前面就是了。”

可是,那个小湖已经消失了,一个天蓝蜻蜓也看不见。香草跑过去,她发现地上铺着一层天蓝色的粉末,粉末中还混杂着一些破碎的银色翅膀。香草目瞪口呆。

“天蓝蜻蜓呢?它们去哪儿了?”

香草的泪水滚滚而下,她终于明白破碎之王的交易了。交易还有一个方面她永远也不知道----阿朗烧造的瓷器永远不会在她的面前破碎。

世界上再也没有天蓝蜻蜓了,一只也没有了!最漂亮的蜻蜓,再也没有了。阳光下,有红蜻蜓、黄蜻蜓、绿蜻蜓、花蜻蜓……可是跟天空一样蓝的蜻蜓却永远也没有了。

香草又抓起一把闪亮的蓝色泥土,有一种温暖又伤心的感觉。

“香草,让我看看……”

这位优秀的工匠用无限感激的心情仔细地审视那些天蓝色的粉末。

不久,有一种蓝色花纹的瓷器横空出世,它的名字叫青花瓷器。不管是皇帝还是老百姓,都疯狂地喜欢上它,直到现在,我们还用青花碗盛饭吃呢。青花瓷器的存在,已经化身为我们民族的象征和骄傲,散发着永不磨灭的光辉。提醒读者,如果发现几百年前阿朗造的瓷器,一定要好好保存,因为它非常珍贵。这里,我不得不透露一个秘密,阿朗造的瓷器底部都画有两种款识:一种是一片芋头叶子,另外一种是一只小小的天蓝蜻蜓。记住了,不要告诉别人。

评论

© 三足金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