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年快乐,李闰土先生。

同学马小川圣像

《天蓝蜻蜓》(三、四)

这么漂亮的罐子,

不是一般人能负担的,

那些颜色太昂贵了,

虽然自己是有名的工匠……


《天蓝蜻蜓》(二)3-9

“我脚下这个小水塘已经存在很久很久了,

现在,掌管这个湖泊的仙子走了,

这个湖泊就要干涸了,

我们就要不存在了。”

“为什么不把你们的仙子找回来?”

“她到人间去了。”


我不知如何理解这些天发生的愚蠢又荒谬的事。
当我在反复叙述中,任由叙述磨平了记忆里鲜活的痕迹,从而意识到少年时代爱情的精华是抽象出来的理念和幻想时,便投身哲学和宗教的王国。这对形而上之物的执着也许是少年口中喜欢夸大的痛苦的最终结晶。
但为何这个人,这个执着于理念的精神贵族,会任由如此愚蠢而荒谬的事发生?也许就如瓶子里的魔鬼,在囚禁一千五百年之后放弃报恩的愿望……这样说未免有自怜自艾之嫌,但当我们放弃自怜,也是放弃幻想和希望,放弃为我们的愚蠢选择天赋目的的合理性解释。
如果好心能办坏事的话,坏心也能办好事。
我不明白。

1 / 8

© 三足乌 | Powered by LOFTER